首页 »

首位完成“上马全程”的轮椅跑者:希望有一天中国的马拉松能向我们完全张开怀抱!

2019/10/19 3:20:34

首位完成“上马全程”的轮椅跑者:希望有一天中国的马拉松能向我们完全张开怀抱!

本周日早上7时,一年一度的上海国际马拉松赛将在外滩金牛广场鸣枪起跑。今年的上马赛道又将迎来许多老熟人,31岁的林文超是其中比较特殊的一位。

 

去年,20余名轮椅选手历史性地第一次出现在上马赛道上,林文超不但是其中之一,更是上马历史上首位完成全程项目的轮椅跑者。今年他签运不佳,好在肯德基为他争取到一个上马名额,支持他的“公益事业”。连续两年,林文超都有机会登上上马赛道,感受这座城市的风景,让更多人了解轮椅跑者群体。

肯德基为林文超配置了兔子

 

 


轮椅从小圈子“跑”进大世界

 

 

林文超在跑友圈很出名,据不完全统计,过去6年他已参加50多项跑步赛事,除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的各类马拉松赛事,他也前往大西北,参与过“古长城徒步赛100K”,更前往俄罗斯完成莫斯科马拉松。在搜索网站输入林文超的名字,会跳出很多关于他参赛的新闻、图片。文章后面的网友评论,大部分都是褒奖和鼓励,但也会出现扎眼的批评。

 

图说:国外有专门的竞速轮椅。

 

“既然行动不便,都要假人之力,意义何在?”“如果比赛都要在正常人帮助下完成,没有任何意义……”类似这样的质疑并不少。对此,林文超却显得特别豁达,“不要说我是什么正能量,我只是希望更多人关注到我们这些热爱运动、向往自由的残障人士。”

 

 

林文超的生活状态和人生态度,和健全人没啥不同。他时常与朋友们吃饭、喝酒、谈天,甚至经常在聚会中提及乡愁,一切都显得很自然。林文超认为,与其焦虑,不妨更认真交朋友,在交往之中感受人情温度。这些,很多是跑步带给他的礼物。

 

“轮椅跑不仅能在生理上帮助残疾人,更能在心理上鼓舞残疾人。”林文超觉得运动轮椅不仅能锻炼残疾人的臂力、提高肺活量、避免二次伤害,还是残疾人对外交流的有力工具。“奔跑这个词对我来说意义深刻。它让我们(残障人士)更有勇气走出社会,认识社会。运动轮椅更像是一个媒介,它能引导残疾人转变观念,对外交流、参与聚会”。

 

 

不久前的雅加达亚残运会赛场上,中国轮椅击剑领队张跃就说,“残疾人运动员从事体育,首先要克服的是心理上的障碍。从不能说、不能走、不能听、对外交流有障碍,到能说能走能听,这就是康复的过程。之后他们才能开始受教育,进行职业培训和就业指导,对人生和未来更有追求的人会去从事专业的体育运动。这个过程中他们接触社会,了解社会,并主动成为社会的一分子。”张跃说,残疾人康复的第三步是完全融入社会,为社会提供精神动力。艺术,体育等都是最佳途径,这是最高级的康复,真正实现与社会的无障碍沟通交流。

 

 

 


 

“ 我们不想给其他跑者制造麻烦!”

 

2016年8月30日,中国田径协会向境内马拉松运动组委会发出了《关于残疾人选手参加全国马拉松及相关赛事的通知》,通知中明确规定“在赛道条件及组织保障条件基本满足的情况下应允许残疾人报名参加比赛中各项目的比赛,不得以非正当理由拒绝报名参赛” 。

 

这无疑为残疾人参加马拉松赛事提供参赛准入证,但现实中的推进不可能一蹴而就——林文超就曾被不同的赛事主办方“拒之门外”。所以,他非常珍惜每一次和其他参赛者一起奔跑交流的机会。“国际上的马拉松大赛往往都设立专门轮椅组,会在大部队出发前10到15分钟先行出发,我的愿望就是能看到中国的马拉松赛事。也有一天能够和国际接轨。”林文超说。

 

 

照搬这样的“国际做法”,对现阶段的中国马拉松赛事来说并不现实。比如完全不同的情况是:国外赛事的轮椅跑者几乎都是专业人士,使用的是竞速轮椅,而中国轮椅跑者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使用普通运动轮椅的居多,且大多数参与者以体验为目的,而不是追求竞速成绩。

 

此外,办赛方和普通跑者对待轮椅跑者的态度,也是阻碍这一特殊人群融入的原因。“我参加的不少马拉松赛事,办赛者太‘注重’轮椅跑者的特殊性,比如派专人跟随、派车子开道,这样反而影响了其他跑者。有的轮椅跑者不以为然,反把这些当成是自己的特权,导致健全跑者越发反感。”林文超希望,办赛方把他们当成普通跑者一样对待,“这样我们才能真正融入马拉松,大家才能真正接纳我们!”

 

 

已经跑了6年的林文超,在赛道上的目的不再只是融入社会、获得自信。他的终极目标,是身体力行来推动城市无障碍设施的建设。林文超眼中,中国的残疾人都还不太敢上街、不敢出门。

 

“我去过很多城市跑步,上海市做的最好:有盲道,有让轮椅行走的滑坡,有残疾人专用厕所,有醒目的残疾人指引标示外。国内还是有很多城市,在公共场合鲜少能有完善的无障碍设施,尤其是没有滑坡和残疾人专用厕所,这堵住了残疾人外出的脚步。”